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信之路

与时俱进 阐扬正信 传承教义 续佛慧命

 
 
 

日志

 
 

(转载)藏在深山人渐识——走近大悲寺(2)  

2007-08-13 22:57:33|  分类: 好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过斋

  来到过斋的楼前,已经有人在排队了,时间差不多是十点左右。这里应该是法会期间临时的斋堂,正式的斋堂在侧殿处。随着人流走进去,里面是个大的礼堂样的房间,地上铺着几排坐垫。几个居士招呼众人按照顺序坐好,然后进来几个穿白大褂带白帽子白口罩的女居士,抬着装满盒饭的大筐,为大家依次分发饭盒。偌大的房间里坐得满满的,可没有任何喧哗的声音,男女老少彼此不分尊卑贵贱,大家都规规矩距地盘坐在地,互相照应着,默契地把盒饭向旁边的人传送。我打开一看,满满的一盒饭菜,白白的米饭,几样素菜,已经记不清都是什么了。寺院里的斋饭吃得让人舒心更放心,是绝对的素斋啊。为众人服务的居士们,不断问大家是否需要添饭,建议没吃饱的人可以分吃一盒,并提醒大家千万不要把饭菜剩下,更不能把饭菜带出斋堂。我知道,如果把东西拿出去就犯了盗僧物的罪过。

  旁边的一位女居士一面吃一面赞叹:味道真是甘甜啊!而我看着这满满的一盒饭菜,心里却犯着嘀咕,因为一点也没觉得饿,真担心吃不完,根本不在乎味道如何了。还没吃完,又开始给大家分发水果,接在手里的是个大红苹果。吃饭从来没有今天这么细嚼慢咽过,总算完成任务,饭盒里终于不见一点剩余,我心满意足,如释重负。这时候又给大家分发香脆的蚕豆,虽然是本人平素喜欢吃的,可无论如何也吃不了,只好摆手拒绝。

  在寺院过斋是很有讲究的,并不是吃一顿饭就可以了。比如把斋堂内的食物偷拿出去就是犯戒,有人以为把斋堂里面的食物拿回家,给家里的病人吃会有好处,此发心虽好但结果未必如愿,只有持戒修行才能对病人有好处。因为一切食物都属于常住,常住分完以后,就是你能用多少,只供给你本人。现前的人有权食用,不现前的人不能食用。而且离开那个座就不允许再吃食物了。在僧人要求得更严,身体转到90度,就不允许再吃饭了,因为要“一坐食”,如果站起来再坐下吃则必须要做法。

  补充一句,在大悲寺过斋也是免费的,不要一分钱。信众们为大悲寺做了各种食物丰富的供养,我们吃的这些斋饭水果,都是大家的一片护法求道的真心,里面更有那么多发心为大家

  劳作的居士们的辛苦,这斋饭能不味道甘美么?!

对厨房的愧疚

  吃过斋饭,我又继续在寺中游荡,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走过居士接待处,

  那位老居士亲切地问我是否过斋了,我说已经过好了。他看见我的大背包,主动对我说,如果没有贵重的东西可以把背包放进屋子里。我大喜过望,这个背包早把我累赘坏了。接待处里屋的大炕上面已经摆满了各种背包,都是从外地远来的居士们的。我只把相机和手机带在身边,其他的东西包括钱包都放在背包里,没一点担心。我愉快地问老居士有没有什么活可以干?正好有电话过来,让把放在接待处的居士供养的馒头拿到厨房去,老居士对我说,这就是活了。又另外喊了几个居士,我们一起拿了十好几袋子的馒头,向厨房走去。

  厨房坐落在寺院的角落,一个好象是临时搭建的棚子里摆满了各种蔬菜,几个年长的居士在忙碌,她们都穿着白大衣,戴着白帽子和口罩。看见我们几个人进来,有个老居士说道:谁发心在厨房干活啊?收拾蔬菜。我和另外一个居士都说可以,但她又补充说,在厨房发心干活必须要干一个通宵的。我不假思索的说:可我是来发心拜忏的啊,在这里干通宵就不能拜忏了,能不能只干临时的活?旁边的

  那个居士也附和我。老居士看了我们一眼,再也不说话了,我们只好讪讪地走出厨房。其实,说完那句话我就后悔了,这不是分别是什么啊。发心干活和发心拜忏有什么区别么?根本没有,分别的只是自己的妄想。但我不好意思再走进厨房,我知道自己的亏欠,将来一定要找机会弥补。以后,再看见厨房袅袅升起的炊烟,都不禁汗颜。后来夜里拜忏的时候,那里的灯火始终亮着,我知道里面的人在不停的忙碌着。

  其实,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都觉得是个遗憾,内心愧疚无比,矛盾自己该不该写出来。但有一天,一位师兄询问我写没写关于大悲寺的感受,我说写得很慢,他说只要真实就好。这句话触动了我,我没理由回避自己在大悲寺的每个真实的感受。

搭建大棚

  离开厨房,心情有点郁闷,在广场一侧的坡道上溜达发呆。这时,一个女子抬了一个箱子走过来,在我不远的地方,打开箱子,原来是鸽子。我好奇地问:是信鸽么?她回答:不是,是放生的。她把鸽子一个个的捧出来,轻轻地抛到空中,鸽子就势飞起来。这些鸽子真是幸运啊,可以在这里被放飞。她捧起一个鸽子递给我说,你也来放吧。我接过来,鸽子温热的身体在我手里蠕动,我默默祝福它:早日解脱吧。又过来几个人也一起帮着放飞鸽子,大家都感慨鸽子们能来到这么好的地方,真不容易啊。

  寺院里来的人陆续多起来,广场上来来往往有几辆货车忙碌着,往广场卸下来很多东西,是些铁架子。一些居士把这些铁架子依次摆放在广场的一侧,我不明就里。又有车拉来了很多帆布塑料布之类的铺在铁架子上面,然后大家分列两侧一起把铁架子立起来,一个大棚就搭建好了,原来是为了给参加法会的信众们避雨用的。我望着依旧灰蒙蒙的天,不愿意相信真的会下雨。看着大家忙碌着,我不该闲着,也上去帮忙了。真是人多心齐,可能大悲寺的居士们也都特别会干活吧,没多久广场两侧的大棚都搭建得差不多了。又有车运来拜垫,长条形灰色的,几公分厚,每个够三四个人用的,拎在手里也蛮沉的。大家把拜垫一排排摆放在大棚里,不一会儿也弄好了。整个工作进行得有条不紊,看不见任何喧哗吵闹,大家都默默地做着自己手里的活,而且互相间配合默契,任劳任怨。

绕佛

  活干得差不多了,离下午师父开示还有段时间,真不知道该干什么,眼看着广场上的人也越聚越多,总觉得这么干等着实在是缺些什么。这时传来引罄的声音,“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唱念也由远及近,原来是一队穿着海青的居士们开始在广场上绕佛了,越来越多的人走进队伍,佛号声也越来越大起来。我心头一喜,连忙也加入绕佛的队伍。

  绕佛的时候,一辆吉普车驶过来,里面有几人,身穿橙黄色夹克衫的驾驶员笑眯眯地,举着一台摄象机开始拍摄。看到车号,我知道他们应该是解脱之路论坛的成员。每年法会的相片及时传送到网上,让更多的人里了解、知道了大悲寺僧众,拍摄、记录大悲寺已经是解脱之路的主要。要不是在绕佛,我真想拿出相机给他们也拍一张,干嘛总被他拍啊!

  绕佛。再转过一个圈回来,已经不见吉普车的踪影了。心里不禁想,他们神出鬼没的,怎么就是不跟咱们一起修呢。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去下院拍摄去了。

  晚上拜忏的时候,又见此开车回来,拍摄一阵子,又回下院拍摄。第二天受戒时候又赶回上院拍摄。两天两夜都没怎么休息,反反复复地在上院和下院之间奔波。听说去下院的路非常难走,而且夜里的大风雨把树都拔起来了。得知这些后,实在为自己的狭隘偏颇而懊悔。

  大悲寺僧团(包括下院)每年秋季开始行脚,行脚途中托钵乞食,风餐露宿。解脱之路论坛里的师兄们,连续四年大悲寺僧众头陀行,并且制作奉献给我们如此强烈感染力的记录片和图片文字,让我们一同见证和感受大悲寺僧团的绝世风骨。曾听说过,解脱之路论坛八个版主中,有三人分别在大悲寺和下院道源寺剃度出家,另有四人在大悲寺和下院发心出家。通过解脱之路论坛直接或者间接,发心出家者,已经达到十几人。论其主要原因,严持戒律僧团的感召,戒律既是佛,佛既是戒律,佛法的伟大不可思议。但解脱之路论坛如实记载、报道的风格和作风,也是成就大众出家的一个主要。

  互联网有很多佛教网站和论坛,还没有听说那个佛教网站和论坛,八个版主中,七人出家或已经在寺院发心出家,接受考验。如果成为了解脱之路论坛的版主,我想,可能用不了多久,也会去大悲寺发心出家了。如果解脱之路论坛需要我做版主,我会愉快的接受,并发真诚心为大众服务。

  在这里引用解脱之路论坛里的一段话:我们在礼敬三宝的同时,不要忘记古今那些尽形寿护持三宝的居士,为了正法的住世,牺牲自己的幸福,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去阻挡末法的脚步,换取正法的住世。历史不会忘记,里程碑的记载虽然会迟到,却是永久的纪念和缅怀。

  摘录某师兄记载的关于大悲寺僧人的几个片断吧,应该能理解到底是什么给了这些护法居士们如此绝决的勇气和力量来护持僧团。

  其一:居士向当家师父反映:“某居士供养您们的棉被都是垃圾棉花作的,不保暖,而且不卫生…”当家师:“僧人必须接受,不得更换,当知因果。除非在。有居士发心给与更换,否则用坏为止…”。

  其二:寺院里的僧人外出在火车上,如果遇到身边、周围座位有女士,当即离座而去。到车厢交界处。感动服务员,主动调换座位,保证僧人身边都是男众。而且端坐一宿,日一餐!感动很多不信佛的人,主动给钱、给物供养。当听说出家人有不摸金钱戒律,不要钱。用他们的行动,使整个车厢的人为其震动,感叹、敬佩!当知道眼下的僧人是个画家出身,深渊的学识。并非生活的挫折所迫而出家,彻底对佛教、僧人有了新的认识!

  其三:2位僧人从五台山行脚回辽宁,2个多月时间。为遵守戒律不住旅店,(他们也没有钱,都是持金钱戒律)在乡下柴草垛、树林、桥洞过夜。中午托钵乞食。路过繁华之处,目不斜视,低头观自在。走出好远,后面有人大声说道:“看啊!那才是真正的出家人,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到某家乞食,一老头抬头不说话,掏出5元钱,递了过去。僧说:“出家人不要钱,素饭菜就行。”老人的手一时收不回去,愣愣的发呆之后,大喊一声:“快!多盛点饭”。

听法师开示

  也不知过了多久,绕佛结束。大家被告知都到棚子里面坐好,等待师父开示。又有居士过来让第二天受皈依五戒的人站到中间过道处,分列男女两队。身穿海青的人站在队伍的前面,女众的队伍明显比男众长出很多,由此可见,这个时代学佛的女性的确比男性多啊。

  排在两个队伍前面的人被允许进入大殿,而我由于没穿海青又站得比较靠后,所以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我前面的人走进去,就这么错过了进大殿听法的一个机会,可谓是又一个遗憾。遗憾归遗憾,心情依旧平静地在大棚里找个位置坐下。

  下午1点半,开示法会正式开始。经过郑重的请法仪式,上妙下祥法师开始做关于皈依和五戒的开示,分别讲了受皈依和五戒的重要意义,纠正了一些常见的不正确的看法,针对那些有疑惑有顾忌的人进行耐心的开导,教导大家学习亲近正法,远离不正确的知见和邪法。坐在广场的大棚里,扩音器里法师清晰慈祥的声音,虽看不到法师的面容,但沐浴慈恩仍觉舒泰安详。

  开示过程中,广场上大风渐起,一阵紧似一阵。两侧的棚子被大风吹得呼呼作响,又一阵猛风刮过来,我眼看着头顶上的棚子连同铁架歪歪斜斜的倒向一边,棚子下的众人不禁轻呼,急忙离开座位,帮着被压在棚子下面的人站出来,好在棚子材料很轻,没有人受伤。而倒塌的也只有我们这一段棚子,其他的还是完好无损。

  师父依旧在继续讲法,没有因为广场上的骚动而中断片刻。人们也很快平静下来,站到旁边继续聆听师父开示。几个居士迅速把倒塌的大棚收拾到一边,我们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广场上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痛下决心

  说完皈依的必要性,师父继续五戒的开示,解释为何受五戒的同时还要再受一次皈依,此谓五戒皈依。并开示了皈依五戒前拜忏的重要,如同洗涤自己无始劫以来内藏的脏垢。听着师父讲述受五戒的意义,告诉我们不应该担心破戒而不敢持戒,受戒是决定成佛的必要。并针对五戒中每一条戒律,具体讲解该如何持受,如何得到真正清净的戒体,如何慎重对待每一条戒律,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持戒圆满。反复叮嘱大家,除酒戒破了是可以忏悔的,而其他4个戒条破了就不可以忏悔,破了就是破了。

  听着师父的开示,我内心涌起大惭愧,学佛这么多年没有丝毫长进,都是因为对自己放任自流,找借口为自己不断开脱,逃避真正的修行。就五戒来说吧,到目前还不能下决心受持,还不是因为不敢做一点坚持,总是对环境妥协让步,放纵自己的懒散任性。但真正的学佛能讨价还价吗?哪个修行人不是从难做难行处开始的?迈不出第一步,那也永远不可能得到最后那一步。如今置身如此庄严殊胜的道场,还不敢对自己做个真正的挑战吗?

  我思绪万千,再也难以安坐,终于下定决心。起身离座来到登记处,我说明来意,要求加上受五戒,工作人员答应为我更改。我如愿以偿,回到座位上继续听师父开示,我相信我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雨中拜忏

  开示结束,下个进程就是做晚课了。晚上六点半,拜忏正式开始。晚课的时候天已经开始落雨,这时候雨越下越大了,而人也越来越多,棚子里已经容不下了,很多人就在外面的雨地里拜忏。法师也不断告诫大家不要被下雨这个外境所转。在大殿外面的露台及石阶上也跪满了拜忏的人,大多数没有雨具的人就那么任由大雨浇着,没有丝毫的退缩。

  拜忏前,发给大家人手一份拜忏文。天色也越来越暗下来,广场四周亮起了照明灯,大家借着些许的亮光看着拜忏词,跟着法师的唱念、跪拜。开始时,大家掌握不好节奏,尤其都在棚子里,也看不见外面的状况,更看不清大殿里面的情形,所以大家的跪拜唱念都有点参差不齐。我感觉实在是摸不到头脑,仔细听到唱念中有引磬的声音,跟着引磬的敲响跪下,再听到引磬声时即可起身,然后跟着法师重新唱念这一句,唱念的同时也是对侧大棚里的居士们按照引磬声跪拜了,反之亦然。我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身

  边的居士,我们依此做起来。这时候,过来一位年轻的法师,可能是看大家做得没有章法,拿了个喇叭帮着左右两边的人喊“跪、起”,其节奏跟我的所得一样。如此,众人的跪拜唱念才有了规律,两边人此起彼伏,自然也就整齐轻松了。

  我想,大多数人跟我一样是第一次来参加这样的通宵拜忏仪式,加之恶劣的天气,一时难免无所适从。但能有决心和机会参加如此难得难遇的通宵拜忏,就是大家的法缘。那一声声拜忏词,深深地撞击着我,轮回颠倒中的自己感同身受,几欲泪下。

  往昔所造诸恶业

  皆有无始贪嗔痴

  从身语意之所生

  一切我今皆忏悔

  罪从心起将心忏

  心若灭时罪亦亡

  心灭罪亡两俱空

  是则名为真忏悔

  ……

鼓震钟鸣

  拜忏进行了两个小时以后,暂告休息,这是整宿拜忏过程中唯一的一次停顿。这时候雨也歇了,一阵鼓声传过来。原来,在大殿月台的一角,不知道何时立起来一面大鼓,一位僧人双手舞动鼓槌,立在鼓前,正挥臂击鼓。

  关于这面大鼓,我还是知道一点来历的,解脱之路论坛上有文章专门介绍过:

  大悲寺僧团严格持戒,不使用任何带有动物图案的用具,包括寺院用的鼓。不使用动物皮做的鼓,僧人把原先(鼓上的)动物皮,拿掉埋入土中。改用别的鼓,声音很差,当前还没有研制出来能代替动物皮的大型鼓。某师兄知道后多方联系,最终在北京某乐器厂签下协议,…厂家特意从台湾进口特殊材料的人工合成皮… ,北京、河北、辽宁等地的居士也发心参与出资、搬运。这件事情,可能是中国佛教史上的第一次。用人工合成皮,代替动物皮的鼓。这个鼓可能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同样这种供养也是第一次。

  越来越多的人被鼓声吸引,纷纷聚拢过来。鼓声时而如千军万马,时而似洪流喷涌;时而轻如细语,时而重若刚锤;时而软若曹弦,时而硬似金石;时而疾如飞箭,时而缓若徐风……法鼓声声,如雷贯耳,似疾风骤雨,遍布法界,似乎能震碎山河大地,震醒沉迷众生!本人语言匮乏,不能尽述其一。不知过了多少时辰,鼓声止住,我却一时不能从如此激越的鼓声中唤回心神。

  过不多久,扩音器里传来唱念声,凝神细听,悲切悠长的唱腔动人心弦,如歌如泣,其中蕴含的悲情是我前所未闻的。法师非比寻常的唱诵,犹如醍醐灌顶,令人狂心顿歇,伴着悠扬凝重的钟声划破暗夜的阴霾,直震寰宇!

  人们静默肃立在钟楼外,还有人随着叩钟偈在地上叩拜,无不沉浸在这独特的悲喜交集的法味之中。我想,只有在这种正法住持的道场,我们才会有幸听到如此清凉而又别具风格的晨钟暮鼓,没有身临其境的人是无法体会其中的殊胜庄严。仰望苍穹,宇宙生命的真谛早已被佛陀苦口婆心释述尽殆,头出头没在生死苦海中的我们依然为颠倒妄想所流转。鼓震钟鸣,声声在敦促我们早日踏上解脱之路!

  佛教中晨钟暮鼓,并不是晨击钟、暮击鼓。而是早晨先鸣钟,次击鼓。晚上则先击鼓,後鸣钟。早晚二时所击的鼓,称作"晓鼓"和"晚鼓"在寺院里,大殿前的左右两方为钟鼓楼,分别安置钟鼓,称为"左钟右鼓"。于晨幕击钟敲鼓,以警僧众当勤精进,慎勿放逸,经云:洪钟震响觉群生,声遍十方无量土。 《增一呵含经》云:洪钟震响觉群生…昼夜闻钟开觉悟…若打钟时,一切恶道诸苦,并得停止…

          相关文章: 藏在深山人渐识——走近大悲寺(1)

                                藏在深山人渐识——走近大悲寺(3)

           文章来源: 解脱之路

          全面了解大悲寺 溯源佛教网站

  评论这张
 
阅读(11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