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信之路

与时俱进 阐扬正信 传承教义 续佛慧命

 
 
 

日志

 
 

(转载)大悲寺二〇〇六年行脚日记体会(一)—释亲昌比丘  

2007-12-10 23:36:09|  分类: 大悲寺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释亲昌比丘

  顶礼 尽虚空遍法界佛法僧三宝!

  顶礼 娑婆教主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 上妙下祥恩师!

  诸位比丘师父、沙弥诸师及各位居士:

  阿弥陀佛!

  今天,我很荣幸地跟大家坐在一起,做学习二时头陀的体会报告。二〇〇六年,我跟随上妙下祥恩师参加了行脚乞食头陀苦行。此次头陀行可谓一路风雨,一路坎坷,但参加行脚的僧众都能从容面对,其中有几位新剃度的沙弥,也圆满完成了这次头陀行。

  现将行脚过程中所见、所闻、所感献给大家。途中只是将行脚内容做了简单记录,回寺院后又经整理,由于本人障深慧浅,有不足之处,还望师父及大众师慈悲指正。

  时值末法,佛法衰微,法弱魔强,斗诤坚固,师父在行脚前对僧众做了重要开示:今年的行脚意义重大,属难行能行,僧团曾被人破坏过,使很多人离去,但佛法不是谁能破坏的,因它是众生的需要。同时,我们也要振作,现在僧团越来越清净,越来越团结。在逆境中修行,转逆境便是增上缘,修道的秘诀就是对外境的好坏不起心,不动念,这样修行就上路了。

  最后,师父确定了行脚的人数,大戒师五人、沙弥七人,剩下的僧人留守寺院。

   八月初十晚

  今天是国庆节,在举国欢庆的日子,大悲寺僧众学习二时头陀苦行开始了。晚殿后,有僧人招呼着“出发了、出发了”,我背上背包下了僧寮,送行的亲藏师父背着师父的背包和亲融师父从方丈室下来,僧众都陆续出来了。师父嘱咐大家今年行脚情况特殊,危险性比较大,要多注意人身安全。

  十二位僧人,随众护持三位男居士,马铃勇居士、李振强居士和于居士。乘车离开寺院,在夜幕中驶向了此次行脚乞食的起点。

   八月十一

  经过近五个小时的行程,凌晨二时,客车在义县头台村停住。僧众们下了车,排着队伍踏上305国道,开始了行脚乞食生活。

  走了一段路,孙居士开车也赶上来了。孙居士是大连人,听说大悲寺的行持,起初也有疑惑。后来,通过到大悲寺了解,及三年的跟随僧团行脚乞食摄制资料,对大悲寺认可并在网络上介绍大悲寺。今年又发心随众录像。

  天渐渐起了大雾,路上车辆不多,来往的人也很少,觉得不对劲。后经查地图才知道,我们走上了从义县到北票市的另一条路。因缘所致,正适合收摄身心,师父嘱咐大家诵楞严咒,每人每天至少十遍。宣化上人开示说:楞严咒是咒中之王,这个咒关系整个佛教的兴衰,楞严咒是支持天地没有毁灭的灵文,楞严咒是支持世界不到末日的灵文,世界上若有一人会念楞严咒,这世界就不会毁灭,佛法也不会毁灭。有人会念楞严咒,妖魔鬼怪就不敢公然出现于世,所谓惊天地、泣鬼神,能成就法界一切功德。所有十方一切诸佛都是从楞严咒里边生出来的,所以楞严咒可以说是佛的母亲。十方如来就是藉着楞严咒,得成无上正遍知觉。假设想得阿罗汉果,你一定要诵这个咒,才能没有魔事。

  早上,雾渐渐散去,路旁山峦起伏,偶尔看到郁郁葱葱的松树林点缀着群山峻岭。在炎炎烈日照耀下,无心欣赏奇山怪石。路在脚下延伸,体力尚佳的僧众们在过山间土路后,来到村中休息地时已大汗淋漓。放下背包,顿感身心轻松。佛说:放下才能得解脱。困扰我们的是我们的心,而并非是沉重的包裹,如果能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一切,就会祛除心中的杂念,享受真正清净自在。

  乞食时间已近十点半,时间紧迫。师父说:在十一点以前赶回来。僧人每两人一组,一名大戒师带一名沙弥。我与沙弥亲惟搭衣持钵,沿街入村。好久没有搭主衣,主衣又名僧伽黎,偈子已有些生疏:“善哉解脱服,无上福田衣,奉持如来命,广渡诸群迷。唵,摩诃迦婆,波吒悉地娑诃(三遍)。”

披着如来法衣,迈着平稳的步子来到一户檀越家。门口我俩的佛号声惊动了母子二人,儿子在母亲的吩咐下拿出了柿子,后又摘了几个梨供养我们。端着半钵信施回向后,街道对面中年男子从房子里出来向我们喊了一声“阿弥陀佛”,我也应了一声“阿弥陀佛”。他布施了他的午餐——两个馒头。

  我俩又到下一家,主人说家里无有吃的。当我们持钵回到休息地的时候,僧众们也陆续回来了。乞到的食物种类繁多,足装满一盆。当地一位信佛的老者送来了热水,还有一对夫妇送来了米饭和炒菜。

  随着念供僧跋,周围聚了很多村民,过斋倒成了他们心目中的佛事活动。斋后,结缘了经书、护身符等物品。财法二施,等无差别。僧众没有休息,按原路返回,又踏上国道。午后骄阳似火,一片幽静的松树林成了歇息地。过路的一中年男子热心供养了矿泉水,并告知:此一路段车少人不多。

  傍晚,僧众来到公路旁一土路上,路面较平坦,有些小草已枯萎。正准备铺睡袋休息时,天空阴暗,零星掉着雨点。师父正给大家演示如何用塑料袋,小的用来装背包,大的用来铺在地上,人睡在里面,既能防雨,又能保暖。这样避免雨天找桥洞子了,解决了后顾之忧。这是今年行脚新增加的装备,也是师父根据几年行脚的经验总结。

  夜幕降临了,大连的王博居士、张居士及谷居士三人专程驱车赶来看望师父,王博居士向师父请教:“现在有些学校组织一些学生到农村干一些农活,忆苦思甜,体验生活。那么,僧人出来行脚是不是与小学生一样忆苦思甜?”

  师父说:“是有区别的。世间人是通过忆苦思甜让人不要忘本,而僧人行脚乞食是僧人必须做的,因为它是佛制。僧人通过这些活动才能提起正念,是改变我们习性最好的办法。不这样,世界观、知见是改变不了的。想是一回事,必须通过行来改变,这是修行的必由之路。成佛的标准不能随时代改变而改变。僧人通过行脚乞食,一是给众生种福田;二是通过这种方式磨炼身心,降伏我慢、消除业障;三是诸佛皆以乞食为正命。僧人每天一食,不会因外在任何环境而有所改变。不论背多重的东西,走多远的路,佛的戒律谁也不能改,即使是菩萨、罗汉也不能改。”

  天刮起了北风,不久月亮露出来了,星星也隐隐约约地闪着,众人离去。师父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充血发红了,今年师父的身体状况较往年更差,行脚前有的居士为师父的身体担忧,有的甚至主张师父不要去行脚了。可是师父克服很多困难,还是要坚持行脚,以身表法,度化众生。

  八月十二

  今天是行脚的第二天,僧众又上了国道。黑夜中行进,适合心念的回收。在师父《经行》的开示中这样写道:行道就是返朴归真,证得如来的本性,要想了生死,必须行道。八万四千法门都叫行道,此是其中一个法门,所谓行就是无所行,利用一切方法来达到无所行。

  远处鸡鸣犬吠,天蒙蒙亮,对于几个新剃度沙弥来说,行脚是第一次尝试,考验也接踵而至。歇息时,其中有几人脚上起了水泡。行脚前准备的药末散进了鞋里,或许对以后的路程行走能起到缓解。

  路旁沟里,师父讲的故事使众人感慨万千:在黑龙江望海寺有一只猴子,每天也坚持日中一食。原来,寺里的老和尚把猴子从别人手里救回来,这只猴子就跟着老和尚日中一食。后来,老和尚圆寂了,寺院里僧人已不再行持老和尚留下的规矩。可是,这只猴子在笼子里,每当中午僧众打引磬过斋时,它就拿起装满食物的小盆跟着一起过斋。当引磬又一响,它就把小盆一放,不再用了。不论别人给它什么食物,它也不吃了。

  有人建议说,把这只猴子请到大悲寺来。王博居士说,留在寺院里更好,这样能时常提醒寺院里的僧人要遵守佛的戒律。有人在一旁说:“人还不如猴子。”师父改正说:“人犯戒不如猴子,人要是守戒律,比猴子强。”(编者注:据居士反映,这只猴子在老和尚圆寂后,曾吊在树上约7天不肯吃饭。居士平时给它的零食,在非食时怎么逗弄,它都不吃,而是保存在身旁,分成几份,到过斋前,一份拿去树根等处布施众生,一份自用。)

  不久,有一中年男子来到师父身旁,通过谈话,得知此人有口吃病,智力低下。你教他念佛号,他只能跟着念一二句,然后不知不觉就念别的了。孙居士问师父:是什么果报?师父说是愚痴的果报,不信因果谤佛,阻挡人学佛修行。所以,佛在经上讲: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人生数十寒暑,一生中若不知修学善业,不明白因果事理,不懂修善积德,转眼无常到来,魂归地府,后悔已迟。无常判官来算帐。谚语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一失人身,万劫不复。假使百千劫,所造业不亡,因缘会聚时,果报还自受。人的一生,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所以,只有通过忏悔,好好持戒修行,才不受六道轮回之苦。孙居士说:“此人业障消了,病就好了。”师父说:“不但病好了,如果业障消尽了,就成佛了。”

   当我们临行时,他的手里拿着果成沙弥结缘给他的阿弥陀佛像和一串念珠,来到师父身旁说:“有事我找你。”师父告诉他好好念佛,有事找阿弥陀佛。他的脸上露出童真的笑容。

  走了一段路,僧众下了山坡来到房山村口一块空地,准备入村乞食。除亲融师父那一组到较远的村子去乞食外,其余的僧人跟着师父入村行乞。师父嘱咐大家要早些回来。我与沙弥亲惟留在村口乞食。

  第一家,我俩站在门口喊了几声“阿弥陀佛”,屋子里出来一位学生模样的小女孩,她好像有些胆怯,也不说话。这时,大连谷居士向门口一中年男子介绍了我们入村的目的。这位中年男子正是小女孩这家的。他告诉小女孩拿出四个馒头分别放进我俩钵里。

  我俩做了回向后,来到下一家。家里无人,一只大狗叫个不停,也算是替主人接待了我们。我给它念了三皈依,愿它早发菩提心,早日转人身。第三家,我俩站在院门口,房子的主人正在院子里,几声佛号后,他挥手示意让我们离去,我俩站在那里没有马上走,本想让僧人的形象来摄受他。出乎意料之外,他站在那里说:“哪里的假和尚。”我俩见状不好,只能悄悄离去。虽没有乞到食物,但慢心却降伏了,妄想也少了许多。其实,他在成就我们的忍辱。同时,也总结出一条经验:凡是乞食遇到类似情形应立即离去。在街道尽头最后一家也没有乞到食物。

  过斋时,马居士、李居士、于居士忙着行堂,乞来的食物有馒头、米饭、饼干等,混到一起,不论是新做的,还是人家吃剩的,都行到钵里。这样次第吃起来就一味了。斋后,大连王居士等向师父顶礼告假返回大连。

  午后,僧众沿着305国道前行,穿过小塔镇,上101国道。傍晚,在干涸的河滩上休息,师父的脚今天起了水泡,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师父的身体状况关系着行脚的进程,虔诚的居士送来热水让师父泡脚,以缓解疲劳。望着师父疲倦的身体,心里默默祝愿他老人家的身体早日好起来。

 

相关文章大悲寺二〇〇六年行脚日记体会(二)—释亲昌比丘

                     大悲寺二〇〇六年行脚日记体会(三)—释亲昌比丘

文章来源: 溯源佛教网站

  评论这张
 
阅读(424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